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:乐玩美术,发现不一样的精彩!

改造

      我有把刀,就放在床边。”

      我该怎么问下去,他阴沉着脸,半天不说一句话。教室里光线很暗,他蠕动着嘴,身体透着骨头的气味,轻轻地,仿佛一把就能被人推倒。我看过他的手,白白的,有几块老旧的伤疤。房间空荡荡的,人很少,就睡在一张木板床上,生硬的,连说话的人都没有。脱下裤子和外套,据说这样睡觉舒服。脚掌生来就不安稳,有风的时候最难熬。舍友最能将就,少来诟病我的这个坏处。上铺的床坏了扶手,今晚只好战战兢兢地睡在墙边了。蚊子在这个时候尤其猖狂,大概每年都要来光顾,只是记不清到底是哪一只蚊子首先吸了自己的血,差点要了自己的命,畜生也痴情,至少每年不曾大变,每次遇见也总有亲切感的。

      吃饭的时候会看见许多人,争抢,崇拜。几个人坐在一起,没有几句话的。进餐有时更像一种仪式,生的冷,没有饱腹的快感。眼里涌着泪水,没什么伤心事,风吹的。走在路上,头老是低着,本来没罪的。提着水壶,围着一群人,等待着。早该信,这世上什么人都有。半夜醒来,其实那不是夜,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跑操要进行,口号要喊起来。年轻人,绝不要死气沉沉!照例要看时事政治,一睁眼,一闭眼,列队,再四散而走。三点一线,自始至终。天底下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,上好课,做老实人。体育课上最欢乐了,总有人偷懒,蹲厕所,跑商店。男女分开活动,男生踢足球,女生看着男生踢足球。学校是一座小小的不夜城,光明永恒。偶尔灯灭了,只有几分钟而已。黑暗不代表恐惧,至少可以暂时放下笔,喘息,顺便看一看窗外的月光。年纪主任手里拿着手电在整个楼层“招摇”,没人理会他了,口哨,尖叫,甚至暧昧。年轻人的表达方式简单直白,不加修饰。操场竹林里的事是见不得人了,几次差点被校园电台爆出“丑闻”,男欢女爱,这简直就是个大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药房里热闹非凡,少不了几个能说会道的来客。她是我的老同学了,皮肤黝黑,竟还记得我的姓名。自己身体虚寒,冷热难辨,说起来心酸不已。我也是个病秧子,自然同情她。话说多了也无益,我真佩服女人的本事。药瓶里盐水见少了许多,我仔细看她,看不透,看不透。

      自己也有无助的时候,一个人走进画室,又走出来。朋友多未必是好事,人多嘴杂,烦得很。人本来就是孤独的,用不着自嘲。画画练不出技术来,要拼命,拼得头破血流,昏天暗地才好。人要被供着,抬得高高的。

梦是死亡的前兆,死亡又预示着另一个重生。不能做梦,头会疼,没精神。上课也会迟到,会不分黑白。家里的辣棒威武,何时也不用想别的。辣能解乏,润喉,壮胆。关灯不代表安静,是另一种假象。几个男同学上下紧抱在一起,呻吟,释放。看不见,只有影子飘摇。他是个胖子,奶子好大,摸着很有手感。他好像不介意,笑着。女生永远不要不关窗帘,每晚都有痴迷者。我也好奇,但没这观赏的勇气了。

      轻,要轻,轻得彻底。

      苹果,圆圆的,咬一口,甜。

      学校有一片植物园,几乎什么植物都有。校长也用心吗,每年都不忘增添新品种。走在小路上,有光,有叶子,有我钟爱又厌倦的一切。冬天仅意味着会降温而已,对我而言几乎没有别的意义了。公用电话要几毛钱一分钟,舍不得,要打。父母很少来学校看我,也许年龄增长,没这个必要了吧。我脑子里没有钱的概念,只是学生以学习为主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  “200块呢,买点别的吧”

     “画室要交钱,给我。”

我几乎无法看清,他曾经的模样。同学跟我讲,他手不老实。可手又有什么错呢?班级里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,像是菜市场般热闹,老师让我们不要讨论。我本不该看到的,他被几个同学拖着走,说是要向他讨债。他表情生硬,苦苦哀求,几乎要哭出泪来。远远地,还有一位高个子女生,望着他,站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“我有把刀,其实早就扼杀了自己”

学校南北各有一个厕所,距离太远,有时甚至会走错门。一位中年男人整日都能见到他,里里外外,敬业得很。广播里偶尔出现学生违纪通报,事情不算新鲜,听着却又揪心。打架斗殴,吃喝嫖赌,明明不能做的事情,又有多少人因冲动差点毁了自己。青春无悔,放纵即是无节制的浪费。校外少不了什么地痞流氓,怕是不怕。无关紧要,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  日子过得很平常,琐事一堆,越理越乱。心情不好的时候,看什么都不顺眼,还厌恶自己,消极的很。课还是紧紧凑凑地上,除了下课铃声,像是没有什么清醒着的事物了。国家哪里漏了石油,哪里发生了地震,清清楚楚的,一点也不含糊。站在阳台,偶尔会有人走过。她迎上来,就是寒暄。我是没什么感觉的,同样的轻浮,同样的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  运动会,两天。我在班级服务台,为队伍挥动红旗,加油打气。桌子上放着一本钱钟书先生的《围城》,看着解解闷。悲观不是青年应有的态度,时常困惑,不曾解脱。野蛮是人的本性,巧取豪夺从来就变相存在。外表多么光鲜亮丽,掠夺的本质不会变。争,应该有,抢,也该有。人们太习惯活在这种醉生梦死的环境中了,不用进化,只要蹬蹬腿,伸伸懒腰就好。

     “别喊,你走开!”

    “别叫,你混蛋!”

      还能动,哪怕骂人也好,打架也罢。有的人,活着就像死人,死了就是死人。

    “我,累了,太喜欢…”喜欢什么呢?喜欢就是包容一切,失掉自我吗?喜欢就是沉迷,不计后果吗?喜欢就是不分是非,娱乐至死吗?

于是鸟还在飞,云随时会来。

 

评论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